袭明轩

馆藏明式家具的精致传承者

《道德经·道经》第二十七章:是以圣人恒善救人,故无弃人;恒善救物,故无弃物。是谓袭明。

官网:http://www.canzuo.net 微信:hongmuxuetu

圆角柜

材质:红酸枝(交趾黄檀)

规格:76x45x125cm

原型:艾克先生旧藏

参考: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一一四页

仿制:一比一复制 

选料:无白皮 无补

表面:烫蜂蜡

打磨:内外2000号砂纸


圆角柜是明式储物类家具中最典型的一类,圆角柜又叫面条柜,也有人叫大小头柜亦或圆角木轴门柜,柜帽转角呈圆角,腿子也相应的做成外圆内方,四足“侧脚”明显,柜体上小下大作“收分”,柜帽攒框镶心做圆角,四面喷出,在其上及前横枨凿眼做臼窝,将木轴门插入其中,可以跟随附和腿足的倾斜,致使柜门重心偏移,得以实现柜门的自动闭合,既转动灵活,又便于拆卸。圆角柜双门之间安可拆装闩。内部用隔板和抽屉分为三层,隔板可以灵活拆卸,抽屉可收纳一些小巧之物,架笼结构又会让柜子更加结实稳定。


夹头榫酒桌

材质:白酸枝(奥氏黄檀)

规格:80x57x76cm

原型:湖州博物馆

参考:湖州市博物馆藏明清古典家具

仿制:一比一复制 

选料:无白皮 无补

表面:烫蜂蜡

打磨:内外2000号砂纸


酒桌又名肴桌,古代厨师为客人供应食品的家具。长方形,较画案和书案要短。此桌桌面攒边镶瘿木独板面心,冰盘沿下采用夹头榫结构,两侧腿间装双枨,四圆柱腿侧脚收分明显。造型简练舒展,稳重大方。“匿大美于无形,藏万象于极简”,是对这类简练形家具的高度赞美。


带屉板小平头案

材质:白酸枝(奥氏黄檀)

规格:67x38.5x81.5cm

原型:湖州博物馆

参考:湖州市博物馆藏明清古典家具

仿制:一比一复制 

选料:无白皮 无补

表面:烫蜂蜡

打磨:内外2000号砂纸



案面攒边装独板瘿木板心,四侧面饰冰盘沿。案为夹头榫式,牙条甚窄,牙头竖接。牙头下部安四面平式枨,当中镶屉板,四圆柱腿,带明显的侧脚收分。全身除冰盘沿线脚略带造型、下层枨子踩边之外,其余皆无纹。连牙板牙条也不似平常延边缘起阳线,而是任其光素,将明式的简练质朴表现的淋漓尽致。面边、牙条、腿足的尺寸比例匀称。横竖之间过渡的曲线,自然柔美,拿捏的恰到好处。横枨与腿足的交圈,采用标准的飘肩,北方匠师俗称“蛤蟆肩”。整体造型美观大方,极具稳定感。且周身光素无雕饰,体现了明式家具十六品中的简练、朴素之美。


大禅凳

材质:白酸枝(奥氏黄檀)

规格:70x70xx50cm

原型:嘉木堂旧藏

参考:选中之选明式家具集珍

仿制:一比一复制 

选料:无白皮 无补

表面:烫蜂蜡

打磨:内外2000号砂纸

其它:棕绳藤屉


此凳体型比一般方凳大很多,是坐具中特别适合供人盘膝而坐之例,称为禅凳。凳面椅盘为标准格角榫攒边,抹头可见透榫。四框内缘踩边打眼造软屉,现用旧席是更替品,下有一双直带支承。边抹冰盘沿中部打一洼槽,下内缩至底压一窄平线。束腰与沿边起线直牙条一木连作,以抱肩榫与同样沿边起线腿足结合,腿足顶端出双榫纳入凳面边框底部,下展至底为线条明练的马蹄足。牙条下有罗锅枨稍稍退后安装,以榫卯与腿足结合。


茶棚

材质:白酸枝(奥氏黄檀)

规格:38x24x48cm

原型:袭明制器

选料:无白皮 无补

表面:烫蜂蜡

打磨:内外2000号砂纸


茶棚榫卯结构攒接,分上中下三层,四立柱及围栏横竖都打洼。茶棚多为竹制,此器型借鉴竹制茶棚的样式又根据木材的特点而制,体积小巧,适合放在茶桌一端或茶席一侧,收纳展示茶器之用。


灯挂椅

材质:白酸枝(奥氏黄檀)

规格:50x40x108cm

原型:嘉木堂旧藏

参考:永恒的明式家具

仿制:一比一复制 

选料:无白皮 无补

表面:烫蜂蜡

打磨:内外2000号砂纸


灯挂椅线条流畅,造型优美,椅盘下安罗锅枨加矮老而不安牙条,透光疏朗,更觉空灵。弯弧的圆材搭脑与后腿圆材上截以飘肩榫交接,下截穿过椅盘成为方材腿足。木纹华美的一弯靠背板上端嵌入搭脑下方,下端嵌入椅盘后大边。椅盘格角榫攒边框,四框内缘踩边打眼造软屉,现用旧席是更替品。下有二根托带支承。椅盘边抹上下压线,中起混面。方材前腿上出双榫纳入椅盘边框。腿足间座面下前方与左右两边安方材直枨与罗锅枨,加二根作肩装入的矮老。后方为短素牙子。腿间下安踏脚枨及步步高管脚枨,踏脚枨与后方枨子出透榫。

刀牙板条案

材质:白酸枝(奥氏黄檀)

规格:171x60x79cm

原型:嘉木堂旧藏

参考:选中之选明式家具集珍

仿制:一比一复制 

选料:无白皮 无补

表面:烫蜂蜡

打磨:内外2000号砂纸


案面以格角榫攒边打槽平镶面心一木对开,下有四根穿带出梢支承。抹头可见明榫。边抹冰盘沿上舒下敛向下内缩至底压窄平线。带侧脚的椭圆形腿足上端开口嵌夹耳形牙头的素面牙条,再以双榫纳入案面边框底部。抹头下脚足间安二根椭圆形梯枨。

此画案大小适中,可以做书案或画案使用,非常适合当代楼房内使用,是最典型的明式家具。这件家具造型优美,比例恰当,做工精良,简约隽永,蕴含明式家具精髓。

此典型平头案设计源自古代中国建筑大木梁架的造型与结构。二十世纪家具专家学者关注明式家具,最早着眼于这外形简约光素,线条清爽的平头案设计。这设计现被视为明朝家具典范。


马未都:案和桌的区别


东汉有一位名士叫梁鸿,有气节,有文采,在当地非常有名。他的同乡中有一个女子叫孟光,一心一意想嫁给他。到了30岁还没嫁出去,她父母就问:“你为什么还不嫁啊?”她回答说:“我非梁鸿不嫁。”梁鸿一听这话高兴了。我估计当时就是请媒人牵牵线、搭搭桥,也没见过真人,就把孟光娶回来了。孟光很高兴,就描眉画眼。但梁鸿一见她这样,就不高兴了,连着七天没有搭理她。孟光就慌神了,不知道因为什么:怎么娶了我又不理我呢?她就向梁鸿请罪。梁鸿说:“你描眉画眼不如素面朝天好看,我得要个能过日子的老婆。”孟光说:“那我就不画了,咱好好过日子。”于是孟光每天把饭菜弄好了,端到丈夫面前,高高举起。这就是“举案齐眉”的故事,这个成语也变成今天夫妻相敬如宾的一个象征。这里的“案”,当时就是一个托盘。今天的托盘就是一个盘子,当时的托盘“案”,带有四个足,四足是缩进去的。与我们今天所说的书案的“案”,形制上非常接近。这种托盘今天日本还在用,日本很愿意沿袭我们的古制。


案和桌在形制上有本质区别。何为案、何为桌呢?一般来讲,腿的位置决定了它的名称,而与高矮、大小、功能都无关。腿的位置缩进来一块为案,腿的位置顶住四角为桌。


除了形制上的区别,桌与案更重要的区别,是精神层面的区别。这个区别在哪儿呢?在于案的等级比桌高。比如我们常说拍案惊奇、拍案而起、拍案叫绝,都是比较高等级的情绪;如果我们说拍桌子瞪眼、拍桌子砸板凳,都是低等级的情绪。拍案惊奇是惊讶,拍桌子瞪眼是愤怒,它表达的情绪不一样,这是它的精神层面。再比如,我过去当编辑的时候,经常挑灯夜战、伏案疾书,是吧?如果趴在桌子上,恐怕不是睡着了,就是在写检查。感觉到了吗?凡是跟桌子相关的事都偏低,跟案子相关的事都偏高。


中国人把一个承具分得清清楚楚,这是我们的文化高于别人的精髓之处。我们平时不注意,跟“案”相关衍生出来的词汇非常丰富,比如文案、方案、草案、议案,都跟案有关。因为我们过去办公,都使用案,与桌相对来说无关。只有中国有这样的家具,形制上不一样。


由于案子的陈设功能越来越大,它的实用功能就相对降低;相反,桌子的实用功能越来越大,陈设功能越来越低。所以,桌案从功能上有了区分,这是在使用中发生的区分,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设计的。


桌子在越来越接近实用的时候,就跟案发生了分野。桌,最早写成卓越的“卓”,它是高起来的意思。比如卓然而立、卓尔不群。就是超出别人,高高地立在那儿。“卓”字后来才把底下“十”字变成了“木”字,写成了现在的“桌”字。


桌与案从功能上讲,差距不是很大。比如我们有条桌就有条案,有画桌就有画案,有书桌就有书案,有炕桌就有炕案。但有饭桌,就没有饭案。因为吃饭这件事虽然在生活中非常重要,但从精神层面上讲并不重要。


古人吃饭的桌子大多是方桌,为什么呢?这跟我们吃饭的制度有关。我们早年是分餐制的民族,一人一份。为什么有举案齐眉这件事呢?因为当时是分餐,我举一份给你,我这儿还有一份。我们的分餐制度逐渐演化成共餐制了。采用方桌吃饭的时候,我们就是共餐制。这一点从我们的筷子上就可以看出来。早期凡是筷子长的家庭,都是富有家庭;筷子短的,都是相对贫困的家庭。中国人的筷子有特别长的,是为了菜多的时候,能夹着远处的菜。日本的筷子短而尖。因为日本是分餐制,筷子不需要很长。它为什么是尖的呢?是因为日本民族吃生的东西,比如生鱼片,非常滑,夹的时候必须扎一下,才夹得起来。我们则不同,过去中国人吃饭很讲究,绝对不许扎。我小时候,记得姥爷就教育我说:“夹起来就吃,夹不起来就不吃,不许扎。”后来我大一点儿,人家告诉我说:“筷子扎馒头,是给死人吃的。”按照更严格的礼仪,过去在桌上吃饭,筷子绝对不许伸过中轴线,那边的菜再好吃,你也不许伸筷子过去夹,顶多是人家给你端过来,你才能夹一筷子。这就是中国饮食的传统习惯,所以中国人从小练就了一双灵巧的手,顺便把脑子也给练灵巧了。我们再看韩国的筷子,是金属的,因为韩国老烧烤,赶上咱这种筷子早就烧坏了,所以必须使用金属。从小小的筷子身上,我们就能看出民族文化的很多特征。


翘头案和八仙桌


同样是案,也有很多形制。首先一种叫做翘头案,它属于供案的形式,腿部非常夸张,过去都是在寺院和祠堂里使用,它表示对神灵、对祖宗的一种敬畏。衙门里也用供案。这里的供案翘头非常高,非常夸张。它具有威严感,从心理上暗示你、警告你。今天法院审理刑事案件时,法官坐的椅子靠背都非常高,就是起到一种威慑作用。如果法官搬一个小板凳坐那儿,估计犯人心里就该想怎么逃脱法律的制裁了。用家具作为文化符号传递给你,这是案子重要的本意。那么,衍生出来的词汇就是“案件”,原义指案子上的文件。“审案子”,原义指在案子面前审理事情,最后简称为审案子。没有人说“审桌子”,审桌子就是要拍这桌子了。


对于文人而言,他设计出一种适合自己用的书案,非常温和,它也有翘头,但把夸张的气氛都去掉了,翘头很小。这个小翘头干嘛用呢?我们知道,中国有一种特殊的书画形式叫手卷,卷起来是一个轴。比如《江山万里图》《清明上河图》,看的时候要横向打开。过去看手卷有讲究,你不能趴在地上看,也不能搁在方桌上看,就得在这种翘头案上看。为什么呢?如果在桌子上看,手卷打开时,它的轴很容易滚到桌边,你一把没抓住,它“咣当”就掉下去了,很可能就把画撕了。但你在翘头案上看,轴走到案子两头,就停住了,不会掉下去。从这一点就能看出,古人的生活非常讲究,看画时都要设计一个小小的机关。翘头的部分既可以产生视觉上的变化,又有实际的功能。


方桌有个俗称,叫“八仙桌”,俚俗至极。八仙桌的来历不得而知,没有专家能够解释这件事,大概可以推测是在晚明嘉靖时期出现的名字。嘉靖皇帝是一个非常崇尚道教的皇帝,八仙则是道教里有名的神仙,铁拐李、吕洞宾、韩湘子等等,老百姓都知道。方桌有四个边,一边坐两人,正好能坐八个人,也许是因此而得名吧。其实,八仙桌上坐八个人非常拥挤,一般坐四个人最合适。


我见过一张超大的八仙桌,一边能坐四个人,十六个人围着桌子吃饭。我第一次看见都呆了。这桌子有多宽呢?边长大概有2米多,非常宽。这张大桌在一座寺庙里,所有的僧人在那儿吃饭。因为僧人是分餐制,所以才能在这张桌上吃饭。如果是共餐,这么大的方桌摆上菜,我估计得趴上去才能够得着。这种极为特殊的例子,只能在寺院里看到。我觉得那是“天下第一桌”,当时还想买,后来人家说不卖,还得天天吃饭用呢。


一般来说,八仙桌是吃饭的专属桌子,但后来在中国人的家庭陈设中,逐渐被放在了中心位置。过去的人家里,一进门,视线正中都是正面靠墙一个大条案,前面一张八仙桌,再有一边一个太师椅。为什么把八仙桌搁在正中呢?因为八仙桌在椅子的面前能伸出来一块,手和茶杯都可以搁在那儿。


中国的文化讲究两人聊天时,不能正视对方,要正视前方,直视人家的眼睛说话是不尊重人家,必须偏一点儿。但西方人却认为,你说话得看着人家,要不然对人家不尊重。这是文化上的差异。八仙桌因此应运而生,它就搁在主客中间,前面伸出来的这一块位置,正好能让你稍微偏一点儿,表示我们的礼节。


(摘自《马未都说收藏·家具篇》中华书局2008年3月版)


一块玉插肩榫翘头案

材质:白酸枝(奥氏黄檀)

规格:140x28x87cm

原型:上海博物馆

参考:明式家具珍赏一六四页

仿制:一比一复制 

选料:无白皮 无补

表面:烫蜂蜡

打磨:内外2000号砂纸

翘头案一般靠墙陈设,用来摆放文玩、画轴。采用白酸枝制作的原因与前面几件家具一样不再赘述。

原物为黄花梨王世襄先生收藏,经庄贵仑之手捐予上博,现在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对外展示。全器黄花梨满彻,保存品相良好,几无修配。

案型为典型明式代表作,案面近4厘米厚的独板殊为难得,小翘头与抹头一木另安;面下插肩榫是案形结构的两种基本造法之一,即在腿足上端出榫并开口,形成前后两片,前片切出斜肩,插入牙条为容纳斜肩而凿剔的槽,拍合后腿足表面与牙条平齐,但牙条和腿足的形式,在传世的黄花梨条案中仅见此例,不类其他明式家具多能找到同胞兄弟。此次首博黄花梨展,有件同样器型的案子,未经鉴真,不能等同对待。

此案展现了明式家具艺术的一大装饰特色——“线脚”,线脚是一种装饰性线条,形式极为丰富,它通常沿水平或垂直方向出现在家具构件上,可产生良好的视觉效果。该案牙条鎪挖对称的如意云形镂空并略作向内的倾斜,有匠人称之为“猫耳工”,边缘起饱满的阳线与腿足相接。方形直足中间起花叶形轮廓,双翻云纹足。腿子正中起两柱香阳线,分别下沿翻转成卷云后沿边上扬,与牙板的阳线相接,贯通一气百转千回之态。

经典完美的明式代表作,让人百看不厌。不仅仅是其矫健的身形独到的设计,材质本身也焕发出迷人之魅:花纹如行云流水,透出琥珀般半透明的温润质感,抚之如绸缎般的光泽和柔滑,都是黄花梨所独有的诱惑,让人迈不开腿。

王世襄王老点评:面板为“一块玉”,厚达3.5厘米,翘头与抹头一木连做。沿着牙、腿边缘起灯草线,腿足正中起“两炷香”线。插肩榫两侧在牙条上各锼卷云一朵,妙在卷云稍稍向内倾仄,云下又生出小小钩尖。倘将卷云摆正,或将钩尖略去,随圆转去,将使翘头案大为减色。案足在肩下不远处,做出花叶轮廓,恰好在其宽出的部位,凿眼安横枨两根。足端雕卷云纹,与南宋画中所见的案足有相似处。

参考资料:

1.明式家具珍赏164页,图107明黄花梨插肩榫翘头案

2.谭木匠文章《如琥珀如绸缎----上博黄花梨插肩榫小翘头案》


风车式都承盘

材质:白酸枝(奥氏黄檀)

规格:35.5x35.5x15.5cm

原型:上海博物馆

参考:明式家具珍赏二三八页

仿制:一比一复制 

选料:无白皮 无补

表面:烫蜂蜡

打磨:内外2000号砂纸

铜活:手工铜活

都承盘,也叫文盘。方形,风车式井字栏杆,下设抽屉两具。器小巧精致,自然博古,风雅之至,为文人雅士陈设小件文玩的一种案头小器。书房用具是传统文人案头的珍藏,是他们心灵思想的物化体现,表观出文人的审美情趣、学识修养和文化品位。

攒接品字栏杆加卡子花架格

材质:白酸枝(奥氏黄檀)

规格:98x46x177.5cm

原型:上海博物馆

参考:明式家具珍赏二零零页

仿制:一比一复制 

选料:无白皮 无补

表面:烫蜂蜡

打磨:内外2000号砂纸


架格为柜架类家具之一,通常陈设在书房里。除了放书籍,也用来摆放珍贵的物品,其正面大多不装门,两侧和后面也多透空,只在每层屉板的左右和后面加一道较矮的围板,目的是把书挡齐,起围护作用。正面中间一般要装两个抽屉,装抽屉主要是为在中部增加梁架,加强柜架的牢固性,同时也增加了使用功能。因南方潮湿,所以通常将架格做成高脚,在下面放一矮座,这一点万历年间文震亨在书中写道:“下格不可置书,以近地早湿故也。足亦当稍高,小者可置桌上”宋代画家刘松年曾绘有竹编书柜,在宋之前就再没有见到柜架类家具出现在绘画里,也没有有关的文字记载,及至明、清,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,工艺技术的提高,这类做工精良,结构合理,美观的硬木柜格才开始普遍出现在文人的书房中,而书房又是封建儒士认为最重要的房间,因而对书格的造型与装饰多有很高的要求。那么其构思的精巧,风格的典雅,也就不用说了。


此架格在造型上保留了宋人追求秩序和法度的习尚。宋代家具多数以直线部件之间,又常以刻意推敲过的严谨得令人惊讶的位置组成优美的比例,取得内在隽永的审美效果。明式家具的纹样在其基础之上,完备了宋人对秩序、法度的追求,并仔细琢磨装饰与造型的完美结合。图中的黄花梨格架运用了多种对比协调手法,例如围栏抽象几何纹饰形成的对比,又有抽象几何围栏的细巧与整体几何方型所形成的对比。在对比中亦有协调。而螭纹里的曲中有直的形象也协调于方形结构的造型,还有螭纹与云头卷草纹的上下呼应。所有这些装饰艺术手法使原本单纯的造型妙趣横生。纹饰形象和黄花梨材质的选用,又增加了此格架古朴、典雅的风韵。

此物收录于古玩大家王世襄老人的《明式家具明式家具珍赏》一书中,原件为黄花梨制作,现陈列于上海博物馆家具馆中。

这件明黄花梨家具体现了明式家具简洁典雅流畅的特点。品字栏,是指三个格架的围栏用木条拼成"品"字形,架格,是过去放在书房的家具,在每一格上可放书,书画卷轴和一些玩赏杂件等。此架格方材,通体打洼,踩倭角线。格板三层,上层之下,安暗抽屉两具。抽屉脸浮雕螭纹,不受吊牌或拉手所限,花纹生动完整。三面栏杆用横竖材攒成,是品字棂格的变体。最上两道横材之间加双套环卡子花。底层之下用宽牙条,雕分心花及云纹。整体匀称,装饰繁简得宜,轻盈富丽,风貌不凡。

此作品仿制企业不少,仿到位者不多见,或比例不对、或非四面打洼,或呆板木讷。袭明轩经过对原物实测,采用白酸枝进行复制。这件家具仿制不易,四条腿子是四面打洼,这样给围栏的安装带来了不少麻烦,围栏要做成弧面才能严丝合缝。还有就是围栏的攒接要用数根打洼并且起委角线横竖短材榫卯相接,必要保证严丝合缝。樘板的攒框也非常讲究要做到正面平镶,其它三面落堂。原物四个抽屉面的螭纹各不相同,这次仿制选择了其中一对的样式,做到两只架格的抽屉脸对称。此架格看似较空,实际制作时很费料,要做到无白皮,樘板三拼,要用将近一吨的料才能出一对。仿制过程中也出现过各种问题,一遍遍的打样解决,现经过多次打样形制上已经与原物接近。

制作过程及详细照片请点击查看:http://www.canzuo.net/thread-272-1-1.html